• 设为首页
  • 点击收藏
  • 手机版
    手机扫一扫访问
    手机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公众号

东正春拍首设“金刚心——法器艺术集萃”专场

13-14世纪忿怒莲师五股金刚杵 L 14 cm

  现今人们普遍将喜马拉雅艺术品分为造像、唐卡、法器三大门类,作为西藏佛教艺术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法器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近些年随着喜玛拉雅艺术研究的深入,喜马拉雅艺术品在国际国内受到越来越多的藏家的青睐,对古老法器的关注度也空前高涨,业界已将法器作为一种艺术价值极高的藏品进行探究、拍卖、收藏,已有专著刊行于世,而其市场价格也水涨船高,频现高价。北京东正2017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6月8日在北京嘉里大酒店举槌。

  好的法器不论是在各大拍卖行还是在古董业者间相互流通,都是众人争相追捧的对象。但是与喜马拉雅艺术品另外两大门类:造像和唐卡相比,法器的整体价格依然偏低,一件顶级法器的价格,依然不到一件顶级造像或者唐卡的十分之一,这是因为学术界对法器的研究较晚和高端法器的稀缺性所造成的。近年来随着对法器研究的深入,特别是国际一线博物馆和拍卖行对藏传佛教法器的重视,法器的价格体系已呈良性成长的态势。随着国际上对法器的收藏与拍卖趋势不断升温,必然会对国内行情产生影响,其价值不久便会被国人认识和珍视。

  北京东正拍卖有限公司在国内外首开先河,设立“金刚心-法器艺术集萃”本场无论是数量,品质均是目前法器类最高水平!为广大喜马拉雅艺术爱好者网罗了西藏,西夏,大理等各风格的顶级法器!以不断地开拓进取与创新的精神、精准的眼光为藏家和投资者挖掘潜力资源。

  精品集萃

  随着漠北蒙古铁骑横扫亚欧大陆和元王朝的建立,萨迦五祖八思巴元世祖忽必烈封为帝师,领总制院事,管理西藏地方政教事务。萨迦派的辉煌逐渐盛起,萨迦武僧的白袍开始在西藏的天空迎风飞扬。西藏社会经过短暂的混乱后开始趋于稳定,与内地及尼泊尔的交流更加紧密,西藏开始进入一个的文化空前繁荣、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于此同时西藏造像艺术,以阿尼哥为代表的尼泊尔工匠们,在西藏大放异彩。无论尼泊尔工匠们,还是其在西藏的藏族学徒,都可以称为天真烂漫的艺术家,他们为这些冰冷的金属注入的灵魂,他们如禅修一般,手持刻刀在模具上刻下的每一笔,都在自己的内心奏响着共鸣。同时也在华丽的喜马拉雅艺术史上留下了炫彩的篇章。

  此件忿怒莲师五股金刚杵就诞生于这一时期,杵的侧股饱满犀利,每一支上都有三只由大至小突起棱型装饰,象征着忿怒莲师形象的愤怒面相、锋利的獠牙和右手高举的金刚杵,显得凌厉而霸气,因此此类金刚杵才被称为忿怒莲师杵,且此件金刚杵与布达拉宫所藏相传为莲花生大师亲自使用的一件金刚杵从造型和弧度上看一致。中股健劲有力,棱角分明,线条刚硬犀利,雄浑厚重。 摩羯呈龙形,长吻卷曲与侧股相连呈圆形镂空状,上吻长于下唇,龙角弯曲内卷,耳小直立,鬣发飘于脑后,整体造型威猛凌厉。莲瓣饱满厚重,双层浮雕,与同时期的唐卡和造像莲瓣装饰风格一致。

  月台连珠纹饱满浑圆,中脉的还有两层细密的连珠纹,三层连珠纹的设计在空间上极大的拉伸了整把杵的层次感,也使得莲瓣看起来更有力度。中脉一改往日的浑圆饱满,呈椭圆橄榄形,这样的制作方式粗看有些比例失调,实则是为了更好的突出中股和侧股的粗壮与力度,实乃疏密有致,简而得体,繁而有度。可谓制作工艺严谨,度量如法,方寸间现般若宇宙,随之而来的那股庄严肃穆之气上下绕梁。

17世纪西藏官造铜鎏金五股随身杵 H 12.6 cm

  金刚杵能摧破一切无知愚昧,成就完美实相。此件金刚杵是极其少见的西藏官造铜鎏金随身五股金刚杵,为成就事业修持时所用。每只协股杵协股两侧均饰以珠纹,被摩羯紧紧咬住,摩羯造型生动,细节精彩,威风霸气,毛发丝丝入扣,活灵活现,大气而富有张力。柄端琢高浮雕莲瓣纹饰,莲瓣雕刻的干净利落,饱满而又坚挺;两串连珠纹中设球形柄;整体线条流畅,雕工极为细琢,打磨极为精细,器型极为优美凝重,灵动异常奢华无比。将艺术典雅与冷兵器高冷肃杀气息协调统一呈现。器形规整,工艺精细,且包浆润泽,金水铮亮,简洁清爽,乃可遇不可求的官家精品之作。

明永乐铜鎏金五股金刚杵 L 18.2 cm

  公元1368年,明朝建立,取代了元朝对中国的统治。明朝中央政权继续有效地统治着西藏地方,皇帝与藏区的政教首领之间仍然是君臣关系、上下主属关系。明朝对藏区的统治,基本上承袭了元朝的一套制度,只是名义上作了一些变更,但是,明朝对西藏的统治方法,较之元朝也有明显的不同。这是由于藏区和朝廷的情况都有所变化,故而带来了统治方法的变化。

  元朝时期,在藏传佛教的几个教派中,皇帝主要扶植并倚重萨迦派,独掌藏地的政教大权。但是到了元末明初,噶举教派势力崛起,取代了萨迦派的地位,掌握了统治卫藏大部分地区的权力。不久,格鲁教派又兴起。这样,就形成了藏传佛教在藏区教派林立的局面,正如藏族谚语所说:一个地方一种话,一个寺庙一种法。根据这一情况,明朝改变了元朝仅仅倚重萨迦一派的作法,而对于具有地方实力的各个教派首领都赐予封号。这就是明代的众建多封政策。

  特别在永乐皇帝在位期间,先后在藏区敕封过两大法王和五个王。法王是僧官职位中的最高者,公元1406年(永乐四年),噶玛噶举派的楚布噶玛巴德新协巴受永乐皇帝邀请到达南京,次年被封为大宝法王。公元1413年(永乐十一年),萨迦派僧人贡噶扎西受皇帝邀请到达南京,永乐皇帝封他为大乘法王。

  除法王外,明朝中央政府还将藏族地区一些政教首领敕封为王。王的地位次于法王而高于大国师、国师。在永乐朝先后敕封了五个王。公元1406年(永乐四年)封帕竹噶举派首领扎巴坚赞为阐化王,公元1407年(永乐五年)封僧人著思巴儿监藏为赞善王,公元1407年斡即南哥巴藏卜为护教王,公元1413年(永乐十一年)封直贡噶举派僧人领真巴儿吉监藏为阐教王,公元1415年(永乐十三年)封萨迦派僧人南渴列思巴为辅教王。

  在大规模封赏活动中,永乐帝不仅赐予封号和官职,而且赏赐大量的珍贵礼物。在赏赐的礼物中,佛教法器便是十分重要的一部分。

  此件铜鎏金五股金刚杵诞生于这一时期,杵的中股细腻修长,弧度优美,中间雕刻的三条几何形纹路,代表着坛城,在佛教中,坛城是表达佛世界精华的地方,也就是说修行者可以通过将自己、众生和外在环境的普通形象想象为曼陀罗的圣洁形象来萃取生命的精华,当我们手握此杵也就进入了佛陀的世界,亦可获得大乐与空行的智慧。摩羯呈龙形,长吻卷曲,上吻长于下唇,耳小耸立脑后,鬣发直立形如钢针,呲牙咧嘴,獠牙外露,面部肌肉突出,健硕又有力量,威风霸道。莲台上的三道连珠,细密紧实,认真观察会发现每一颗连珠雕刻的深浅一致,大小相同,提现了匠人高超的技艺和对细节完美的把控。

  莲瓣宽厚平实,整齐划一,圆润饱满,桃心形的莲瓣制式依稀可以看到尼泊尔马拉王朝造像上莲瓣造型对明代造像及法器的影响。中脉浑厚饱满,打磨精细,形如圆球,寓意心中真如不变的本性。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较与一般的永乐五股杵又略有不同,其整体尺寸更长,铸造更加精美,特别是摩羯的刻画上更加细致,两眼圆鼓,几乎在同一平面上,而且面部肌肉呈块状,较一般永乐杵看起来更加饱满,对细节的把握已经是相当的成熟。如此般静美的永乐五股杵只在美国鲁宾美术馆有相同一只,但是品相较本件却略微逊色。此杵包浆莹润,使用痕迹明显,数百年一直作为实用法器而流传于世。如此完美且高规格的法器一定是当时永乐年间中央政府赏赐给藏地最高级别的法王之物,而现今流传于世的永乐风格的金刚杵,大多为西藏根据中央赏赐的法器进行仿造,或者是后朝根据皇家寺院流存的永乐年间的金刚杵进行仿制的,然而这件金刚杵不论从宏观的气韵还是从微观的细节上判断都是能证明其为正统的永乐朝的官造之物,可谓永乐杵中之王,亦是沧海遗珠的神器,值得特别珍视。

13世纪铜铁合铸实修金刚镢 L 21 cm

  金刚橛是密宗降妖伏魔的法器之一,修法时,将金刚橛插于坛城四周,用以结界,使坛城坚固如金刚,诸障无法侵扰。又为伏藏师随身法器,别于衣间,器不离身。

  这把金刚镢用料考究,特意选用寒铁和精铜合体打造,特芯至上而下贯穿整把法器,彰显其非凡的工艺和高贵的级别。整体制作的细腻修长,极其简洁,有种灵秀之美,从法器的磨损程度和温润的包浆判断这应是修行者随身携带的实用器。

  橛顶护法双眉紧蹙、双目圆睁、呲牙咧嘴,表情忿怒威严,象征一切世俗欲念被无情破除。中段特意镂空铸造成五股金刚杵的样式,因为其象征着所向披靡、无坚不摧的智慧和真如佛性,寓意着可以断除各种烦恼、摧毁形形色色障碍修道的恶魔,为密教诸尊的持物或是瑜伽士修道的法宝。底部橛身从摩羯口中伸出,代表善巧方面,三棱刃象征三解脱门,令有慧根者破除狭隘的自利,获得自在,直趋涅槃。手握着这么一把金刚镢才更让人自在心安,是什么样的修行,什么样的仪轨,什么样的机缘,早已无从考究。但它就是带着别具一格的气息,千百年来闪耀着笃定却不刺目的光芒。这把金刚橛工艺精细,护法、摩羯徐徐如生,包浆浑厚古朴,级别甚高,为同类法器中可不或缺的收藏佳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粉丝0 阅读7027 回复0
热门推荐
阅读排行榜

Powered by 文艺日报 © 2010-2099 cnwhw.com.cn Inc. 渝公网安备50011702500250号 ( 工信部备案号:渝ICP备16010892号-2 )